• Feeds

  • 选择学习目标的困难与焦虑

    大部分国内教育体系下面成长起来,尤其是仍然在做技术背景工作的工程师,在家庭、学校以及五千年儒家文化的影响下,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思维习惯,如果某段时间没有学习目标(尤其是书本知识),就会有一种来自内心虚度年华焦虑。

    但学习的选择始终是个大问题。在学校阶段,除了填大学志愿时候会有短暂的专业选择困惑外,其他时间对于学习的目标基本不存在选择的困惑,所有目标已经被学校、家长及环境圈定了。但有一天走入社会之时,由于没有经过实际的选择历练,面对技术圈的花花世界,就会出现学习上选择的困难,包括进一步的在目标无效投入的时间消耗。

    以技术领域为例,就拿主业来说,就会有很多选择,有编程语言选择的困惑,比如PHP与Go最好的语言到底要选哪个?技术框架、操作系统、工具与平台等都需要突破,OpenStack和Docker都不懂是不是都要学?每一个热门的领域,由于都是由该领域内大量精英设计与完成,大量的代码、使用方法、使用经验值得学习,究竟应该去看Redis源码还是docker源码?技术领域由于分工的垂直与细化,以及IT工业的繁荣,每个领域都有业界长年的积累,因此一旦选择一个领域则需要投入大量时间了解整个体系。技术的学习除了看书本与资料,通常还需要该领域的实践,因此任何一个兴趣的选择都伴随大量时间的消耗。

    从一大堆细分领域里面挑出一个适合自己的本来就很困难,选择后如果没有强的驱动力往往会半途而废。有大量环境的因素会影响我们已有的选择,“你还在学Objective-C,我们已经用Swift了”,见异思迁会导致上一个学习目标投入时间的浪费。另外一方面,跟随热点也会疲于奔命,当打算切入一个热点领域时,需要临时停下手中的事情,并进一步投入大量时间进行该领域的实践与学习。看到有不少app一夜成功时,我们会花一个月时间来学做移动开发;当了解机器学习很有前景时,我们又会花几个月时间从头学习算法。业界不会缺少热点,简单追随热点会让你最终炫耀一些新的词汇外,不会留下太多积累的东西。

    由于互联网创业潮的涌起,IT职场也是非常热,为了让自己获得更多的职场机会,各种算法题目不能不做。面试官通常还对是否参与开源项目感兴趣,但拥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小工具放在github上通常是工程师们一直被拖延的计划。面试时候,面试官通常会给你评价表达能力或者逻辑思维能力欠佳,学校的老师未曾关心及培养你这些软素质,导致你又需要重新去锻炼这些能力。

    你很羡慕哪些看美剧不用看字幕的人,也在和朋友讨论时候发现有不少电影及TV剧没看而导致插不上嘴,因此周末时候最好把这些恶补回来。朋友圈里面似乎朋友都在满世界跑,因此,只要有便宜机票或旅行团,你一定不会放过这些在露脸的机会。

    当你工作的项目很忙时候,你会抱怨没有时间充电而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当工作项目不紧时,你又会抱怨新学的技能没有使用需求及使用场景而不能深入。

    这就是很多工程师典型的年复一年的日子,他们很希望学点东西,也一直在学习,但往往最后未曾有效学到一些若干年后还能留下来的东西。

    工程师效率

    很好奇程序员这个群体这些年效率是变低了还高了,在社交媒体中,各种各样的段子会让你笑cry;各个兴趣圈都有一大堆内容帐号,其源源不断产生的内容可让你享受阅读的快感。这些快感会比写代码见效快。

    但是完成一个模块的代码通常要一整天或者好几天时间,中间最好还不能间段,最终只有运行没有问题才会体验到愉悦;几年前也曾经实验过,让工程师在编写代码时候,如果被各种事情打断(比如产品汪来访),就在身边一张空白表格标注一下,结果一天被打断十几次是很正常的情况,而工程师被打断一次,通常需要5-20分钟才能恢复回原来任务正常的状况。

    而社交媒体只需要一些碎片时间就可以达到高潮,等电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也会让你有机会对着手机傻笑,相较之下高低立判。而据说这种让大脑愉悦的神经元连接方式一旦新连上就非常稳固,最终会欲罢不能。当他在写代码的时候,大脑会下意识的切换任务去刷下微博及朋友圈以便得到放松及愉悦,而coding时被别的事情打断的创伤更是需要一些补偿来抚平。只要不是最后交付关头,这些效率的损耗无从统计,往往连自己也无法得知。

    但在另外一方面,社交媒体促进资讯流动加快,在一定程度上促使行业中优秀软件的复用程度提高。几年前还记得NoSQL遍地开花,每个公司都有一个自己的PHP MVC框架。慢慢的跟社区版本一比较之后,百花齐放的现象就慢慢消停了。最近在看一些技术会议的slides,发现大部分内容已变成各种开源软件的选型技巧了,不知是否矫枉过正了。协作程度的提高,也可以视为软件已经逐渐迈向工业社会,有了真正意义的上下游,形成了分工与合作。从这个角度来讲,工程师只需要在自主研发还是拿来主义之间做个选择题,从整体的角度来说,研发效率就得到了提升,视野的提升弥补了coding下降带来的效率问题。

    但这也带来一个群体智商下降的问题,大前研一在《低智商社会》中提到

    这样导致的结果是,时下流行语中对社会问题所定义的“中低阶层”的范围在不断扩大。所谓的“中低阶层”,就是指身处其中的年轻人对工作和学习都缺乏兴趣,而这种兴趣的缺乏加剧了中产阶级社会的崩溃。

    随着信息化社会的高度发展,人们对手机和互联网的依赖度越来越高。在这种情况下,年轻人的思考能力和交流能力面临日趋下降的危险。甚至有种说法称,当代年轻人只关心自己周围3米以内的事情。

    当然,“智商衰退”并不仅仅发生在孩子和年轻人身上,连大人们也在做着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比如说,电视节目里一说到“纳豆对减肥有帮助”,他们就会不假思索地立刻去买。第二天日本超市的纳豆竟然被抢购一空。继纳豆事件之后又发生了香蕉的抢购潮。

    当前技术圈情况也差不多如此,一种新技术只要得到宣传,就会一拥而上,把使用新技术当做战绩,各种技术会议充斥着各种新技术使用的技巧的分享。而新技术一旦在国外受到了质疑,技术圈马上就会变得茫然,比如“LinkedIn都不用Scala语言了,那我下一步怎么办?”

    影响工程师效率还有一个因素是来自大公司里的流程,由于“全栈工程师”还没得到广泛的理解及接受,因此不同栈之间新开发的模块存在一个联调的过程,如果他们属于不同的部门,则联调的周期会更长。软件开发完成到上线之前,还需要经过测试部门的测试。由于这些因素,加上人为的一些控制稳定性的制度,即使在代码中加个空格,在一些团队有时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到线上。

    大型系统中还存在模块耦合的问题,由于多个模块由不同的人员及部门维护,因此给调试及持续集成带来很大的挑战。不少公司中很多代码只能做到单个模块的测试及集成,由于依赖复杂,测试环境很难搭建,最后只有线上才有一个包含所有模块的运行环境,因此一段代码如果要依赖上下游才能验证正确性,则只有等到上线后才能判断是否存在bug。当环境逐渐退化到这样的境地,效率自然就无法保证。

    InfoQ 8周年的一次活动

    不是所有人都注重生日的仪式感,一个人发展顺利时候,庆祝生日固然心情愉快;发展遇到瓶颈,又或者到了而立之年不惑之年,还没有和榜样一样步入人生巅峰,生日的仪式会无形中变成压力,暗示你时间的飞逝。

    InfoQ自进入中国以来,一直在专业领域有良好的口碑,8年在技术传播方面作用不可估量,InfoQ的大会参会人员越来越多,演讲的质量尤其是本土讲师的效果越来越好。上周末InfoQ举办了8周年庆“坚持与梦想”,活动选在中关村创业街,也是挺应景。据说整个2014年,大约有200个团队在这条街上拿到接近10亿人民币的投资,不过那是另外的故事了。

    活动安排是周六下午1点开始,北京正是一个雾霾的沙尘天,提前几分钟到,算是比较早的。接着到来的是守时没吃午饭匆匆赶来的的左耳朵耗子。几年来每次见到耗子都能听到一些惊心动魄的故事,在他还在Amazon的时候,一次过去交流,听他讲述由于某条微博而被网友人肉的故事。几年后在QCon分享,故事则变成了绩效3.25的历程,今天则围观了大牛介绍最近在微博种种吐槽背后的前因后果,火气也是有原因的。

    infoq anniversary

    活动是邀请制的,大部分嘉宾是历年QCon活跃面孔,包括一些平时已经不太露面的社区传奇人物,大约2点才正式开始。开场则是霍泰稳(Kevin)介绍了InfoQ中国8年的历程,并且选了一些行内的创业公司,讲述他们与InfoQ的关系以及一起成长的故事。Kevin去年创建了极客邦科技,将InfoQ中国的业务收购了,因此如果大家最近参加InfoQ各种活动,会留意到背后是极客邦的logo。

    后面是InfoQ社区编辑的分享,自称“技术圈交际花”的@程显峰-Mars,以前参加MongoDB的会议时候经常看到他的身影。MacTalk池建强老师,讲述8年中,从一开始在InfoQ社区翻译文章到成为InfoQ中国的顾问合伙人,Kevin及InfoQ背后有个神秘的顾问群(包括著名的微信三贱客)在一直在出谋划策鼎力支持。另外一位青云创始人兼CEO黄允松(Richard)分享了他创业及在IBM工作时候的一些感悟。Richard虽然也是个技术人,但是脱口秀的能力挺值得学习,不知道是在IBM做专家还是最近做销售练就的口才。在台下时,又听他爆料说青云2014年烧了几千万不过只亏了几百万,这在云平台这种投入非常大的公司已经非常不易了。另外说青云的系统目前重点不是互联网用户,不过未透露原因。

    中国合伙人中佟大为老师扮演者,真格基金和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王强老师(电影中泡洋妞那位大哥)精彩分享。新东方老师的演讲能力确实一流,只记下了 他谈到分享的真谛,“每一次上台,你都要当做第一堂及最后一堂来讲”,只有这样的心态,演讲才会真正让自己及听众满意。

    压轴的是社区领袖代表传奇人物霍炬,自称”自己做的事情都失败了,帮别人做的事情都成了”,讲了他最近几年做的系统与老外PK的故事,这几年完成的几个系统,包括在国内打不开的纽约时报中文网。离开北京之前,霍炬在圈内也是一个传奇人物,据说当年许多进京的朋友都会去找霍炬拜山头。不知道几年后从加国回来,再次漫步在中关村创业街头,看着周围都是陌生而又年轻的陌生面孔,是一番怎样的体验。几年前在华东某个活动上,曾经碰到霍炬的太太西乔,尽管看过无数期程序员杂志西乔的漫画,被美女问到是不是在哪儿见过时,被我肯定的回复应该不认识,又被霍炬糗事重提了。

    台下也见过一些朋友,有些也是三五年不见的,但由于社交网络让大家保持连接的缘故,感觉也并不陌生。活动结束时,外面的沙尘已经散了,北京又出现了难得的蓝天。

    123...L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