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eds

  • IT工程师的又一次春节感悟

    身在中国,生长的环境已经教导好了我们如何过一个正常的春节。

    举国同庆的仪式

    工作之后,回不回家则成了每年需要思考的问题。如果想过得轻松,离开父母去国外晒太阳发呆睡觉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但在这样一个举国团聚的日子,离开亲人远走毕竟会有一些愧疚感。

    要回老家,需要面临交通和礼物的问题,同时还需要考虑自身是否体面。在城里工作,生活未必光鲜;但如果要回家,大部分还是希望将自己过得好的一面展示,比如用的手机、开的车、穿的衣服等。工程师群体一个冬天没添置新衣服并不罕见,但如果过年回家还是穿着去年爬山买的冲锋衣,会给细心的家里人增加不必要的担忧。

    带什么礼品也是个发愁的问题,上一年带的礼品父母可能还收藏在老家未开封。送自己父母有时候挑了一些不实用的东西就算了,但如果去看岳父岳母(或未来的)就得多掂量一下。

    按照传统的习俗,过年从腊月二十左右就开始了,在外地工作人群陆续返乡,经过了小年的酝酿、伴随着爆竹及烟花声,在除夕夜进入高潮。到正月份开始走亲访友,包括要拜访一些平时并没有热情及兴趣访问的亲戚,对于一些节奏慢的,直至过了元宵节春节才算结束。

    春联大多是在年货市场买的,尽管上一辈少部分人还有自己编对联的经历,但到了这一代,除了少部分人有学校练过毛笔字的经历,大部分人都不会再有手写春联的兴趣及能力了。买来春联的横幅大多是一帆风顺或出入平安之类比较俗的文字,但也没人去琢磨更雅的文字,春联只是一个过年的象征,虽然贴在每天出入的大门口,但没什么人关注上面具体的内容。

    在外工作的人过年回家,如果生活在大家族里面,红包是一笔不小的开支。除了给现金之外,现在还流行网上派红包,几百元甚至几千发下去,冒个泡就没了。当然也有更多的群体是抢红包一族,以至于回到家里吃年夜饭,也逐渐出现了城里面吃饭聚会的场面,大家都在盯着手机抢红包。

    「小道消息」最近的的「猴年春晚的蝴蝶效应」中提到

    1) 今年刚毕业的小李在春节这天摇了 328 次微信,打开了 523 次支付宝,最后红包总计收入 13.50 元,前后四个小时什么都没干。

    2) 经此猴年春晚一役,中国有数千万青年一夜之间手臂变粗,并有数百万人练就「金手指」绝技,驰名日本的加藤鹰先生从此失业。

    3) 某公司美女财务年终业绩考评不佳,奖金少发了一个月。春节这天,她潜伏在公司数百个群里,一天不吃不喝抢红包赚到 9300 元,出了一口恶气。节后,她成功转岗,任职手机 App 测试工程师。

    大部分在外地工作的人的问题在于,一年其他时间并不会有机会抽出时间看望父母,因此回家探亲的义务都积攒到春节了。如果大家在一年之中对于亲情有更多看望及表达,则可以不需要凑在这几天。

    一件事情应该尽量避免走到这样一个阶段,大家(比如父母以及另一半)都觉得需要这种仪式,每个人都觉得为了其他人在进行某项仪式,但是可能每个人自己都不喜欢及享受这种仪式。

    无所事事的时间

    尽管大部分人在春节这段时间无所事事,但也有不循规蹈矩的,李笑来 2015 年 12 月写的「什么是践行」一文中提到自己在以往春节完成的工作

    《托福核心词汇 21 天突破》最后的突击成稿,就是在 2003 年的春节完成的。《把时间当做朋友》最初一搞,还叫《管理我的时间》的时候,是 2007 年春节……

    2008 年年初,我和朋友合伙开了个留学咨询公司,在数码大厦租了个办公室,交完房租,就是装修,花不了几个钱。装修差不多了,就春节了。于是大家都去过年。等他们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这期间接了几个客户,讲了一小期班,收上来的钱已经使得公司产生了盈利。

    2010 年春节,一口气在两周内整理完《人人都能用英语》,以及《把时间当作朋友》的修订……
    《人人都能用英语》现在在这里:http://zhibimo.com/books/xiaolai/everyone-can-use-english
    《把时间当作朋友》(第三版)在这里:http://zhibimo.com/books/xiaolai/ba-shi-jian-dang-zuo-peng-you

    2013 年年初,我和两个小伙伴组建了 Knewone,网站上线后没多久,就是春节。他们俩一个去了香港,一个去了柬埔寨,度假。我在家里充当客服…… >等两个小伙伴回来,网站的流量已经冲进 Alexa 全球排名 5 万以内了。

    大部分人在春节假期浪费的时间至少有 2 周以上,这里说的浪费是指时间消耗在一些无谓的琐事上,而不是真正的度假或休息,比如游泳晒太阳算不上浪费。工作通常在放假前 1~2 周就停了;放假后恢复到正常工作状态通常还需要额外几天时间。因此这段时间大部分精力放在准备衣服、年货、交通、例行公事的拜访。如果你是一家之主,你可能还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张罗招待客人。

    大部分人对这段时间的浪费见怪不怪,某种程度已经习惯了这段时间无所事事。上面一文中还提到

    可实际上,我并不讨厌给自己放假的啊。只不过,我觉得“法定”这事儿对我来说没意义,那所谓的“法定”是制约企业的,又不是制约我个人的。我什么时候该休息,应该是我说了算啊。手里本来有要做的事儿,结果可倒好,法定要求休息,我就休息了,那手里的事儿怎么办?在不得不与他人协同的时候,法定假日更是气人,活生生把很多事儿给搅黄,且每个人都不在乎 —— 他们说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活。

    由于整个国家都在大迁徙,长途交通除了体验糟糕之外,时间上往往比平时多出更多时间。火车票一票难求,高速公路变成了停车场。还有些为了节约过路费,放假前夕在高速路口等候零点免费放行的人群。

    因此如果按照正常的方式来过春节,假期并不能得到足够的休息。我们忙于完成春节的程序及仪式。

    想充分利用时间的工程师,也计划看点书、写点东西,然而时间都被饭局、牌桌以及应酬不同的人群打断。想交流思想或者行业话题也找不到人。因此结果往往是,准备的书本没怎么看,准备写的东西没有写。

    很多家里面人多比如有小孩及父母在一起的深有体会,平时想在家里面做点事情尚不容易,就不要说逢年过节了。

    2016 年特别不凑巧,大家正准备收紧心思上班的时候,又碰到情人节,IT 工程师还没上班又在思考如何有特色的度过情人节吧?

    观念的冲突

    春节期间如果大部分时间在跟亲人在一起,对于大部分年轻人,首先碰到择偶观点的冲突。

    关于择偶条件,今年春节让大家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从江西匆忙逃走的上海姑娘和那一桌饭菜的照片了。在陈岚另外一篇相似经历的文章「上海姑娘,不是逃饭,是逃命」中提到。

    “我反复在心里犯拧的,是那一桌子,明晃晃亮灿灿的——不锈钢餐盘。”

    从小到大,她没有使过这样的器皿。

    她从小的餐饮习惯也并不讲究到色香味形器诸色具精。只是喝碧螺春使白瓷,为的取其色悦,喝明前龙井使一只透明玻璃厚矮杯,为观其形逸,喝普洱使一只粗陶杯,喝红茶要么是英国瓷器,要么是紫砂,这在她家,并不刻意,是一种至少已经延续了三代、而且已经无感了的生活习惯。

    无论如何,那一桌子不锈钢餐具,在她来看,非常有损食相。扎眼地难受。金属撞击声更让她反胃。那些筷头己发黑的筷子,她尽快忽略,礼貌地吃完整顿饭。毫不失礼。是因为确实相爱。

    但从这顿饭开始,她开始参悟,参悟彼此那些总会引起磕碰的差异的根源。

    择偶是不同人群观念冲突的集中表现。这时候,背景及家庭条件的差异、文化的差异、阅历的差异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虽然大部分年轻人并不能理解上面文字体现出的家庭环境带来的文化差异。

    除了择偶的问题,工作等价值观的问题会经常碰撞,IT工程师除了要解释自己工作的性质之外,还需要面临隔壁家二狗上学成绩不如自己却比现在比自己有钱的事实,再加上职场上的成长需要厚积薄发,一年过去并不意味有显著的变化,因此回家的工程师往往有意回避谈论具体工作问题。

    同学聚会是另外一个主题,一个方面,当年的发小都希望有更多机会再回首聚一下,一起感概青春的年华与岁月的流逝;但另外一个层面,常年不在一起,彼此观念差异往往比意想的更大。如果避免让对方惊诧你竟然成为脑残或愤青时,尽量避免将话题引向一些社会深层次问题。组织方也最好事先确定活动费用支付方式问题。

    春节时环境和习惯的力量促使我们每个人按照既定的程序前行,大的环境无法改变,但是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是时候思考下当下习惯的合理性。

    大约从 1986 年开始,我很讨厌过春节,很朴素的原因,就是觉得真浪费时间啊…… 那个时候,罗永浩就表示很不理解,奇怪我为什么一到过年的时候,就找个宾馆躲进去 —— 这真是个怪人!

    工程师如何规划新的一年计划

    最近碰到了一个创业失败的朋友,由于资金紧张,暂时没有合适的事情可做,只好靠开滴滴度日。问了他下一步的打算,他说有个传统企业的老板想转型互联网+,也很有兴趣跟他合作,未来打算将自己的重点放在这方面。

    “但是他也可能三年都不会有所动作,将自己主要计划放在这方面会不会太被动了一点?” 我提醒他。

    很多时候,我们面临 hard 模式和 easy 模式选择的时候,大部分人会下意识的选择 easy 模式,即使在 easy 模式不自主可控的情况下。人们容易对未来的计划抱有侥幸心理,相信美好的事情必会发生。

    年轻的时候也存在类似的幻想,每当做 new year resolution 时候,把自己那些可能潜在希望发生的事情盘点了一遍,放进了自己新年前三的计划列表之中,但半年过去后,那些抱有很大希望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回过头细想,有些是期望机会从天而降;有些可能是合作对象随口一说,在对方眼里,也是极低优先级,这样的话没什么进展就很自然了。

    在职场当中,大家也通常有类似的想法,在新的一年,自我感觉过去表现不错,等待上司给自己更重要的担子;或者自我感觉优秀,等待伯乐给自己做千里马的机会。怀有这样的想法无可厚非,但是如果将自己大部分未来押注在这些期望上面,则成长与未来很难掌控。

    至少要将大部分计划投入在自己可以掌控的方向,尤其是在学习及自我提升方面,这样在最坏的情况下也会有所收获。即使那些成长快的人,也只是极少部分时间碰上好运,大部分时间需要靠主动去规划自己的时间来掌控未来。

    law1

    相关阅读

    王渊命老师讨论此话题时推荐了一本书读《程序员的思维修炼》

    前年看的一本书,今年才有体会,逐渐落到了实处:程序员的思维修炼。
    制定学习计划应该也用 SMART 方法:具体的(Specific),可度量的(Measurable),可实现的(Attainable),相关的(Relevant),时间可控的(Time-bound)。

    未来的学习

    作者注:本文发表于 2015 年 12 月 24 日。

    平安夜在中国是个跟宗教无关的节日,即使不忙的人在这晚也需要假装日程很紧。中关村的基督教堂依旧像往年一样人头涌涌;路边的餐厅很多提前下班了,那些年轻的服务员也需要在这个夜晚去释放他们的青春。而在另外一边,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里,一大群工程师正在 2015 年平安夜通过网络参与一个 Hadoop 及 HBase 年度回顾的「高可用架构」群直播分享活动。

    在线直播是最近在很多垂直社区流行的一种分享方式,讲师通过社交、通讯或在线教育 app,以语音或者图文的方式向所有在线收听的用户传授知识,而听课的人群可以利用移动 app 的优势,随时随地参与学习及交流。

    在罗辑思维中提到

    在一个信息泛滥的时代,信息本身零价值,信息渠道也不再值钱。传播的枢纽是魅力人格体。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魅力人格体,但每个领域都不缺意见领袖。在 IT 领域尤其是技术领域,知识的升级迭代速度非常快,因此从业群体需要比其他行业更多更快的学习新知识及了解新资讯。因此有大量人群被这些垂直领域的意见领袖聚集在群、自媒体等社交渠道周围。比如上面提到群直播,就是一些活跃在前沿的讲师给大家讲授业界最前沿的热点技术内容,参与人员也会通过群提供的二维码给讲师打赏,在群中通常戏称为“交学费”。

    而在线下,也有另外一些不同的新的玩法。极客邦科技(InfoQ 中国背后的公司)今年成立了一个技术人学习组织 EGO,会员主要以公司技术负责人为主。Tim 由于也是其中的会员之一,因此有机会结识了很多新的会员。这些加入会员也是在自己的职业生涯某些方面存在困惑,公司的工作太忙,网上的信息太庞杂,去校园进修又不太现实,因此其实很缺乏高效的线下学习途径。

    Tim 在与这些会员交流的过程中,发现大部分人在他们相关的领域非常优秀,也慢慢了解他们所属公司最近几年的发展历程,了解他们所在的不同行业的发展情况,也了解到他们在不同领域的奋斗、成长与得失。Tim 也很喜欢这种交流的过程,一方面,与这些行业优秀的技术人一起可以快速学到他们身上的优点及特长,同时也可以通过他们了解到许多以前不了解的领域。

    一次一个会员问了 Tim 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你最近在这个组织得到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对于 Tim 而言,如上所述,最大的收获是跟不同会员的深度交流,学习会员做事的方法与理念,了解他们对于行业方向的判断、以及对于技术的态度及选择。

    这也是每个人加入一个学习组织或者线上群体经常思考的问题,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你在这里一段时间的收获是什么?

    在论坛中,我们的主要诉求是内容及人的发现,内容方面包括发现有价值、值得收藏的内容,同时通过内容发现背后有思想的人,通过在社区交流观点,用户之间产生互动,从而在贡献内容之余彼此熟悉,形成社区。所以,在一个论坛一年的收获通常是发现了有价值的内容,结识了值得结识的朋友。

    在移动时代,传统的论坛方式慢慢被其他更移动及社交化的方式代替,用户更多时间停留在社交及通讯的 app 中。Tim 今年也创建了一系列「高可用架构」群,主要关注互联网架构领域的内容传播,虽然不如传统的论坛那么正式及严谨,但慢慢也聚集了一大批各个公司的技术群体,一起讨论各种技术及非技术的话题。

    群直播分享相对与传统的技术会议及技术媒体,非常不正式,目前也算不上主流的交流或学习方式。一篇采访张泉灵的采访中,提到她眼中新接触的一些新的互联网产品印象。

    傅盛给我看他的一个投资,叫“小余老师说”,做视频的项目,当时在优酷上,很早期一集就有一百多万点击量。傅盛得意地跟我说,你看我投了一个特别有特质的孩子。我是做媒体的,视频看了很多,当时我特别不屑一顾:它的LOGO和背景完全一个颜色,“小余老师说”五个行草不规则叠在同样颜色的花色背景上,节目上的小余老师背后是一个斑马纹的欧式椅子,他人又不高,椅背整个呼在后面。看完我完全疯掉了,说这东西凭什么?

    傅盛跟我说,其实你要理解的事情是现象及规律——一个东西在互联网上,有一百万的点击,而且能持续,就一定不只凭运气。你的重点不是想凭什么是他,而是你要想为什么是他。想明白之后,你还要理解,互联网对某样东西的认可,是带着资本和传播势能的。

    当时我找了团队里的90后,说把B站最火的视频统统给我看一遍。我一边看一边崩溃,一边还要理解:视频有三层弹幕,你根本不知道后面是什么,三层弹幕密密麻麻的,一个字都看不清,还唱那样的歌。但你要慢慢理解这种亚文化的背后是什么,这些用户是谁。

    很多基于社交及通讯软件新的学习方式也是如此,这些方式可能充满了噪音,学习效率也存在问题,手机上浏览及参与也不便,产出也不稳定,质量良莠不齐,但无法逃避的问题是,我们的大部分时间停留在此。在这里,一旦有优质的内容,就会有更快的速度传遍这个圈子的每一个角落。这也是为什么非常多朋友选择这种方式并帮助一起去进化它。

    有人说,一个男人变老的两大标志是不断后退的发际线和不断增长的腰围。

    其实,一个人真正变老的标志是,他觉得人生一眼望得到投,不会再有改变。

    于是放弃了学习,放弃了提升自己。

    「你一年的 8760 小时」

    123...Last